主页 > 游戏 > 正文

艺术的分岔小径,交汇在风和日丽的花园

2018-01-03 18:47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范 昕

满园万物生长、姹紫嫣红,令印象派的莫奈、后印象派的梵高、野兽派的马蒂斯、抽象派的康定斯基等一大批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艺术家们有了交集———前不久,他们交汇在了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举办的特展“现代园林绘画:从莫奈到马蒂斯”,引发艺术爱好者们的关注。

自19世纪70、80年代的印象派起,西方艺术家第一次真正跳出历史、宗教和文学主题背景关注花园本身,直接以其为主题实景写生,进行着光影与色彩的实验。艺术向前推进,绘画规则被一再打破,人们看到,艺术家笔下的花园始终发生着变化,从传统到现代,从具象到抽象,从唯美到魔幻……

在吉维尼花园,莫奈对光线的研究达到极致

人们爱慕着莫奈笔下如梦似幻的睡莲、垂柳、紫藤花、日本桥,而在莫奈自己眼中,吉维尼花园才是他最美的作品。

吉维尼是巴黎近郊的一座小镇,位于爱蒂河与塞纳河汇流处,有着绵延的沼泽地。1883年春天,43岁的莫奈在搭乘从维尔侬到加斯尼的小火车上,偶然发现了烂漫花丛中的吉维尼。就像“一见钟情”的少年,他冲动地租下一幢房屋,举家搬迁于此,一住却竟是40多年,直至去世。

在吉维尼的新家,莫奈生活、创作,也养花侍草,依照自己的审美喜好造园。他从不刻意修剪花草树木,任花园依照花朵的颜色混合栽种、自由生长。一些有异国风情的植物也出现在花园里,比如鸢尾花和菊花。一年之中有大半年的时间,他的花园每个月都有花开花谢,微风拂过,错落有致的花丛摇曳出一幅天然的画卷。挖坑引水,种树修桥,他还建造了一个绝妙的水上花园。这里静谧、悠远,湖里种满了睡莲,岸边则是垂柳和竹林,绿色小桥跨于如镜的池水之上。

吉维尼时期,莫奈对光线的研究达到了极致,也迎来了创作上的黄金时期。他开始转向系列化创作,追随着时间的脚步,在不同季节、天气、光照之下,塑造同一个场景的不同形象,捕捉一刹那光线的变化。日后为他赢得最多盛名的“睡莲”系列、“日本桥”系列、“紫藤花”系列灵感都在吉维尼的花园里。生命的最后12年,莫奈在水上花园边支起画架,铺开画布,全身心地描绘心目中这方迷人的水塘,从晨光乍现的黎明、阳光灿烂的正午到晚霞流金的黄昏、月光如水的夜晚,哪怕需要忍受眼疾带来的视觉障碍与痛苦。最终他将所有画布的画面连接起来,形成高2米、长近100米的《睡莲》巨作,就像大自然形与色的交响。这件作品如今被悬挂在了巴黎橘园美术馆椭圆形的大厅里。

梵高笔下的花园,流露出对人间的脉脉温情

聚焦过向日葵、鸢尾花、杏花的梵高,也曾将视角拉远,创作过不少花园题材的作品,如《圣保罗医院花园》《开花的果园,阿尔勒的风景》《阿根森公园的情侣》。梵高始终对周围的环境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敏感。有人发现,当他居住在一座城市时,笔下会反复出现花园和公园。

梵高最负盛名的花园题材作品是创作于1890年的《杜比尼花园》,描绘的是他所景仰的巴比松派画家杜比尼的私家花园。这座花园本身在艺术圈亦小有名气,杜比尼1861年迁至奥维尔时兴建,柯罗、杜米埃等众多画家都曾到此参观。梵高是1890年到访杜比尼花园的,回来完成了两幅作品。1890年7月23日梵高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提到了其中一幅《杜比尼花园》,并且认为这是自己最深思熟虑的一幅油画:“杜比尼的花园,前景是绿色和粉色相间的草地。左侧是绿色和淡紫色的灌木丛和一些长着泛白叶子的低矮灌木。画面的中央有一个玫瑰圃,右侧有一道围墙和小门,墙的上方是蓝紫色叶子的榛树。丁香的树篱,一排修剪成圆形的黄色椴树,粉色的别墅掩映在背景中,屋顶上是泛蓝的瓦片。画中还有一把长凳、三把椅子和一个穿黑色衣服、戴黄帽子的人。在前景中还有一只黑猫,天空则是泛白的绿色。”《杜比尼花园》很可能也是梵高生前最后一幅作品,被认为代表了梵高的精神世界,映出梵高离开这个世界前的心境:历经激烈的挣扎,此刻的他内心重归宁静、祥和,流露出对人间的脉脉温情。

梵高笔下的花园,无论花草树木,均由各种有着梵高特色的漩涡状短线条组成,每一种植物的线条流动方向都不一样。因为笔触的特殊,梵高的花园多数都充满了运动性,似乎把每个季节风的痕迹都嵌入画中。

对于热爱光与色的印象派,花园是天然的实验室

除了莫奈,毕沙罗、雷诺阿、塞尚等人,都拥有自己的花园,也都在画面中描绘过花园美景。对于热爱光线与色彩的印象派来说,花园就像是他们天然的实验室。


上一篇:风和日丽 到石狮宝盖山踏青去(图)
下一篇:陈坤2017“狂禅”收官,2018将继续升级尝试更多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