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电 据纽约侨报网报道,当地时间14日,美国亚裔儿童家庭联盟(CACF)就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发布的报告《重考轻学》举行说明会。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表示,支持废除如SHSHAT一样以单一考试作为录取标准的入学审核方式,呼吁纽约市教育局等与亚裔社区展开对话,并为华裔学生家长提供更多教育资源宣导和培训,而不是“一股脑”地全将子女送往特殊高中。

拉赫曼(左)和托雷斯讲解CACF《重考轻学》报告。图片来源:美国《侨报》记者尹英姿摄拉赫曼(左)和托雷斯讲解CACF《重考轻学》报告。图片来源:纽约侨报网 记者尹英姿摄

  纽约市公校种族隔离现象严重

  在上世纪70年代,纽约市特殊高中的学生以白人为主。以布朗士科学高中为例,该校的白人学生占学生总数的90%。有鉴于此,州府在1971年颁布卡兰德拉法案,以提高布朗士科学高中、史岱文森高中、布朗士科技高中的少数族裔学生人口比例。

  报告《重考轻学》指出,纽约市是全美学校学生种族隔离现象最为明显的城市之一,在特殊高中,这一现象尤为严重。2018年,包括史岱文森高中在内的纽约市8所特殊高中录取的新生当中,只有10%的学生为非洲裔、西语裔学生。

  以华裔学生众多的史岱文森高中为例,在2017至2018学年期间的3336名在校生当中,有73.5%为亚裔,17.8%为白人,非洲裔和西语裔分别占总数的0.7%和2.8%。同时,这8所特殊高中的学生当中,非英语母语(ELL)学生与英语母语学生的比例为1比1.6万。

  促市府就SHSAT与亚裔社区对话

  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联合行政总监梁韵律(Vanessa Leung)指出,主张废除像SHSAT一样以单一考试作为学校录取标准的《重考轻学》报告,是亚裔儿童家庭联盟经过多月研究,调取市教育局数据,以及访问特殊高中学生和毕业生、教育家、研究者之后得出的结果。

  对于市长白思豪未与亚裔社区展开沟通就宣布废除SHSAT的做法,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认为此举欠妥。

  亚裔社区亚裔儿童家庭联盟政策协调员拉赫曼(Tasfia Rahman)认为,亚裔社区在很多事务上都没有得到发声的机会,在废除SHSAT的议题上也是如此。在制定符合所有学生权益的特殊高中入学考试改革方案的过程中,亚裔的意见不应被忽视。

  除了给学生造成巨大压力之外,纽约市立大学压抑研究所行政总监梅邓妙兰也认为,亚裔社区本身也存在着多样性和多元化的特点。在改革特殊高中入学考试时,无论是州级还是市级部门,应考虑不同亚裔的需求,避免“一刀切”。

  CACF:废除SHSAT有利亚裔学生

  根据纽约市教育局公布的最新数据,在目前全市所有的亚裔学生当中,其中有18%的学生考进特殊高中。报告《重考轻学》认为,废除SHSAT将让更多没考上特殊高中的亚裔学生受益,同时,也有利于整合整体教育资源,让不同族裔的学生获得平等机会。与此同时,该报告也称,种族隔离的学校教育环境不利于学生全面发展,甚至触发学生行为举止等方面的问题,例如种族歧视。

  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联合行政总监关妲娜(Anita Gundanna)表示,特殊高中学生种族隔离问题只是纽约市公校系统学生族裔缺乏多元化的冰山一角,像皇后区东北部和布鲁克林南部地区,许多公校都存在着学生人数超员的问题,只有整合教育资源、为所有学生提供平等机会,才能使亚裔等各族裔学生真正获益。

  另外,废除单一考试作为入学录取标准,也有望提高亚裔学生的综合水平。“亚裔学生学习成绩普遍不错,但为什么像领导力这样的综合能力水平却始终上不去?”她说,学生的全面发展不能只看一个简单的分数,考试成绩只是学生学术能力的体现,而培养其他综合能力才是学生全面发展的关键。

  “目前也没有实际的报告或相关数据证明SHSAT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关妲娜说,像SHSAT一样,以单一考试作为学校录取标准的方式,忽视了学生群体的多样性和学生本身的多面性,可谓“先天不足”。

  与此同时,关妲娜也建议市教育局应该向学生家长,尤其是英语非母语的移民家长提供更多教育资源宣导和培训,帮助他们了解特殊高中之外的其他学校和教育资源,鼓励学生就读真正适合自己的学校,而不是一味地“削尖脑袋”挤进特殊高中。

  SHSAT如高考 给学生造成过大压力

  “如同‘高考’,SHSAT给学生甚至学生的家庭都带来不小的负担。”华策会(CPC)政策与倡导总监托雷斯(Amy Torres)说,为了准备高考,学生白天学校上课、晚上秉灯夜读,甚至全家上下都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帮助备考,不但让学生承担了巨大的学业压力,更成为一个家庭的负担。

  托雷斯表示,和高考一样,备考SHSTA不但令学生及其家庭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也可能使学生只注重学业成绩而忽视综合素质的培养和全面发展,从长远来看,不利于学生的未来发展。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