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娱乐总代 下的文章

  清末民初雇主常向佣人借钱

  清末京城王公贵族家的夫人以及旁边的佣人。

  现如今,敬业的家政服务人员,在城市一直非常受欢迎。其实,在清末民初,保姆这个职业就非常受关注。

  在民国时期,保姆多叫佣人。不过老北京有个常用的俗语:“老妈子”。当时一些老太太有事没事就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怕什么——没辙了,我给人当老妈子去。”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因为当时,佣人在北京城非常受欢迎。很多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都有佣人,有的家庭甚至和佣人相处长达半辈子。

  那时的佣人也分三六九等。从年龄分:有二三十岁的、有四五十岁的,甚至有六十来岁的;从能力来分:有会烧菜做饭的,有会做针线的,有善于收拾房间的,有能说会道工于接待客人的。

  老北京介绍佣人,有专门的店面。店面一般以店主人的姓氏为标志,姓张的开的就叫“张家店”,姓李的开的就叫 “李家店”。上世纪30年代初开始,老北京由社会局管理此事,介绍保姆的店面都要向社会局登记注册,此举也是为了维护雇佣双方的权益和安全。这些店面也有了正式的名称——“佣工绍介所”,其门口挂一块不到一尺见方的“门楼”式木牌,下垂一红布条,写上“某某佣工绍介所”,并注明“社会局立案”。谁要雇人,就到这里联系,问明要求,便可按要求负责介绍。

  佣人介绍到雇主家,试工三天,如果中意,便可留下长干,第一天的工钱,归“绍介所”。年轻力壮、精明能干的佣人选择雇主时,一般先问零钱多少,再谈工钱,零钱多,工钱便可少。“佣工绍介所”在佣人失业时,可以让她们免费住一段时间,并提供水、火、炊具等用于做饭。

  民国时期,在北京居住求学较长时间的文史学家邓云乡(1924-1999)对当时老北京的风土人情较为了解,他曾回忆当时的保姆情况:“我家住在皇城根陈家大院,院里住户人家,都有男女佣人,谁家用老妈子,都到灵境胡同口上的‘冯安氏佣工绍介所’去找人,那是一个高台阶三间正房,一东一西的小院,主人冯安氏当时四十来岁,能说会道,也十分负责。她介绍的‘老妈子’一般都很可靠,只是偶然要对主人耍点小手段,如洗衣服时,故意藏起一只丝袜子,却拿了一只去问大奶奶:‘您的袜子怎么只剩一只啦?’大奶奶换好衣服正要出去打牌哪里管这个,‘好、好……你拿去吧。’她便落一双丝袜子,嘴里还埋怨:‘唉,您真不在意,挺贵的东西……’”

  老北京胡同里那些富贵人家常常会雇佣人,每个月管吃管喝外,那时月工资也就几块钱,遇见善良大方的女主人偶尔会给买件儿新衣服,这些佣人就会美滋滋的。

  当年,这些佣人干的活儿主要有带孩子、做饭、做针线活儿、打扫房间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在北京生活的时候,把母亲鲁老太太和原配夫人朱安接到北京定居以后,就雇了三个佣人:一个王妈,一个潘妈,一个胡妈。王妈专职侍候鲁老太太,潘妈专职侍候朱安,胡妈负责买米买菜。三个佣人的待遇是管吃管住,每人每月三元大洋。

  民国时期,这些佣人每月工钱,最高六元,最低三元,一般情况下五元和四元的情况比较多。有些佣人还有不少零钱,即工资之外的其他收入。大宅门里客人多,送礼的多,买东西多,佣人都可得零钱,客人也会给佣人,这叫赏钱,买东西节省的,佣人们也会留着,这叫底子钱。

  正常的零钱收入,大宅门家里的佣人可增一倍,即四元工钱,还可分到四元零钱。如果有一两桌牌,那就更多了。如果是客人少,又不打牌的小户人家,佣人的零钱就不太多,只能在每月主人买米、买煤、买菜时得点底子钱,每买一两元的东西,可得二三十枚,最多一角钱的底子钱。这样算来,如果三四元工资,每月底子钱,再加上偶然来个客人给的一两毛钱赏钱,另外还有三节的节钱,总共可得两元零钱,这样最不济的佣人,只要有事由,每月可赚到五元钱。所以在讲价时,有些佣人是会看雇主是否有零钱的。

  如此看来,那时的佣人最少一个月也能挣三元,那时三元可以买什么呢?据老北京的史料记载:当时,每块大洋折合四百六十枚小铜元,二百三十枚大铜元,三元就有六百九十个大铜元。两大枚能买到一个香喷喷的芝麻酱烧饼,三元就可以买三百四十五个大烧饼。当时,三十枚大铜元能买一斤五花肉,三元就可买二十来斤好猪肉。

  当时“国货售品所”曾举办过“九九货”大展销,即每一份九角九分。其中一包蓝士林布,两丈长,九角九分,三元买六丈,还剩三分钱。那时黄金比较贵,每两一百零五六元,老秤的一两,约合三十二克,三元工钱,差不多合一克黄金价值。显然三元钱在那时买商品很便宜,可是买黄金就不合算了。

  由于佣人在主人家有吃有住,整年不用花钱,一年到头还多有节赏和其他进项,都攒起来也很可观。佣人手头有几百元、上千元存款的不稀奇,那对于一般百姓来说,可是一笔巨款。所以,主人当家奶奶向佣人借钱,也是常见的事。在清代,男主人欠师爷钱、跟班、听差的钱,女主人欠女佣人钱的都很普遍,这种佣人叫作“带肚子”,他们是辞不掉的,要还清欠款他们才走。刘永加

  11月15日电 据纽约侨报网报道,当地时间14日,美国亚裔儿童家庭联盟(CACF)就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发布的报告《重考轻学》举行说明会。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表示,支持废除如SHSHAT一样以单一考试作为录取标准的入学审核方式,呼吁纽约市教育局等与亚裔社区展开对话,并为华裔学生家长提供更多教育资源宣导和培训,而不是“一股脑”地全将子女送往特殊高中。

拉赫曼(左)和托雷斯讲解CACF《重考轻学》报告。图片来源:美国《侨报》记者尹英姿摄拉赫曼(左)和托雷斯讲解CACF《重考轻学》报告。图片来源:纽约侨报网 记者尹英姿摄

  纽约市公校种族隔离现象严重

  在上世纪70年代,纽约市特殊高中的学生以白人为主。以布朗士科学高中为例,该校的白人学生占学生总数的90%。有鉴于此,州府在1971年颁布卡兰德拉法案,以提高布朗士科学高中、史岱文森高中、布朗士科技高中的少数族裔学生人口比例。

  报告《重考轻学》指出,纽约市是全美学校学生种族隔离现象最为明显的城市之一,在特殊高中,这一现象尤为严重。2018年,包括史岱文森高中在内的纽约市8所特殊高中录取的新生当中,只有10%的学生为非洲裔、西语裔学生。

  以华裔学生众多的史岱文森高中为例,在2017至2018学年期间的3336名在校生当中,有73.5%为亚裔,17.8%为白人,非洲裔和西语裔分别占总数的0.7%和2.8%。同时,这8所特殊高中的学生当中,非英语母语(ELL)学生与英语母语学生的比例为1比1.6万。

  促市府就SHSAT与亚裔社区对话

  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联合行政总监梁韵律(Vanessa Leung)指出,主张废除像SHSAT一样以单一考试作为学校录取标准的《重考轻学》报告,是亚裔儿童家庭联盟经过多月研究,调取市教育局数据,以及访问特殊高中学生和毕业生、教育家、研究者之后得出的结果。

  对于市长白思豪未与亚裔社区展开沟通就宣布废除SHSAT的做法,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认为此举欠妥。

  亚裔社区亚裔儿童家庭联盟政策协调员拉赫曼(Tasfia Rahman)认为,亚裔社区在很多事务上都没有得到发声的机会,在废除SHSAT的议题上也是如此。在制定符合所有学生权益的特殊高中入学考试改革方案的过程中,亚裔的意见不应被忽视。

  除了给学生造成巨大压力之外,纽约市立大学压抑研究所行政总监梅邓妙兰也认为,亚裔社区本身也存在着多样性和多元化的特点。在改革特殊高中入学考试时,无论是州级还是市级部门,应考虑不同亚裔的需求,避免“一刀切”。

  CACF:废除SHSAT有利亚裔学生

  根据纽约市教育局公布的最新数据,在目前全市所有的亚裔学生当中,其中有18%的学生考进特殊高中。报告《重考轻学》认为,废除SHSAT将让更多没考上特殊高中的亚裔学生受益,同时,也有利于整合整体教育资源,让不同族裔的学生获得平等机会。与此同时,该报告也称,种族隔离的学校教育环境不利于学生全面发展,甚至触发学生行为举止等方面的问题,例如种族歧视。

  亚裔儿童家庭联盟联合行政总监关妲娜(Anita Gundanna)表示,特殊高中学生种族隔离问题只是纽约市公校系统学生族裔缺乏多元化的冰山一角,像皇后区东北部和布鲁克林南部地区,许多公校都存在着学生人数超员的问题,只有整合教育资源、为所有学生提供平等机会,才能使亚裔等各族裔学生真正获益。

  另外,废除单一考试作为入学录取标准,也有望提高亚裔学生的综合水平。“亚裔学生学习成绩普遍不错,但为什么像领导力这样的综合能力水平却始终上不去?”她说,学生的全面发展不能只看一个简单的分数,考试成绩只是学生学术能力的体现,而培养其他综合能力才是学生全面发展的关键。

  “目前也没有实际的报告或相关数据证明SHSAT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关妲娜说,像SHSAT一样,以单一考试作为学校录取标准的方式,忽视了学生群体的多样性和学生本身的多面性,可谓“先天不足”。

  与此同时,关妲娜也建议市教育局应该向学生家长,尤其是英语非母语的移民家长提供更多教育资源宣导和培训,帮助他们了解特殊高中之外的其他学校和教育资源,鼓励学生就读真正适合自己的学校,而不是一味地“削尖脑袋”挤进特殊高中。

  SHSAT如高考 给学生造成过大压力

  “如同‘高考’,SHSAT给学生甚至学生的家庭都带来不小的负担。”华策会(CPC)政策与倡导总监托雷斯(Amy Torres)说,为了准备高考,学生白天学校上课、晚上秉灯夜读,甚至全家上下都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帮助备考,不但让学生承担了巨大的学业压力,更成为一个家庭的负担。

  托雷斯表示,和高考一样,备考SHSTA不但令学生及其家庭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也可能使学生只注重学业成绩而忽视综合素质的培养和全面发展,从长远来看,不利于学生的未来发展。

  专访:携手“一带一路”合作 共建双赢互利关系——访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奥尼尔

  新华社莫尔兹比港11月14日电 专访:携手“一带一路”合作 共建双赢互利关系——访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奥尼尔

  新华社记者颜昊 杨敬忠 费列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巴布亚新几内亚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该国首都莫尔兹比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巴新总理彼得·奥尼尔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巴新将继续致力于巩固两国传统友谊,与中国携手加强“一带一路”建设合作,共建互惠互利的双边关系。

  奥尼尔表示,巴新与中国的友好交往可以追溯到150年前。第一批来自中国的定居者开始在新几内亚岛北部地区发展,形成如今巴新境内很有影响力的华人社会。如今,他们的后代在推动巴新同中国的经贸和人文交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奥尼尔表示,两国自1976年建交以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关系。他本人曾多次到访中国,两国高层保持了紧密互动;经贸往来近年来不断扩大,中国对巴新投资与日俱增;巴新政府也鼓励和帮助越来越多巴新民众赴中国学习和工作。

  奥尼尔表示,巴新与中国都拥有广大的农村地区和众多的农业人口,巴新将中国发展的成功经验视为可以学习借鉴的宝贵财富。他认为,两国经济发展互补性很强,在互利双赢的合作基础上不断学习借鉴中国经验,相信未来巴新也能取得成功,让人民更加健康富足,生活更加充满希望。

  谈到习近平主席此次访问,奥尼尔表示,这不仅是习近平主席首次访问巴新,也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到访巴新,巴新政府和人民对此极其珍视。巴新与中国在很多国际议题上所持立场和价值观一致。“我们期待着习主席的到访,这将是一次顺利的访问。”

  奥尼尔表示,巴新过去和未来都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这是两国在巴新独立后第二年就得以建交的重要因素,也是两国发展各领域交流合作最重要的基石。

  巴新于今年5月正式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成为太平洋岛国地区首个与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的国家。奥尼尔说,巴新为此感到十分自豪。他表示,参与“一带一路”项目能让巴新获得资金以及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并拓宽本国商品的销售市场,这不仅让巴新获益,也将让整个南太平洋岛国地区获益。

  近年来,多个“一带一路”建设项目在巴新开工。奥尼尔说,巴新由此得以修建起港口、公路、桥梁等一系列基础设施,大大提高了巴新人民的生活水平,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偏远地区的民众,许多村庄第一次开通了连接外部的公路。

  巴新也期待未来与中国加强金融领域的合作。奥尼尔特别强调,巴新是少数几个从未发生过债务违约的发展中国家之一,巴新是一个有着良好信誉的合作伙伴,“我们总是能够兑现承诺”。

  巴新热带雨林密布,自然资源十分丰富。奥尼尔表示,巴新的渔业、农业、旅游业以及矿产资源开采等领域发展潜力巨大,但本国缺乏资金来发展这些行业,也亟待寻找外部市场。

  “中国企业家开始对巴新产生兴趣并不断增加在当地的投资,同时中国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越来越多的巴新人开始学习普通话、到中国学习。因此我对两国关系的发展充满信心。”奥尼尔相信,在中国的支持下,“我们能为南太地区人民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美股暴跌再次扰动全球!亚太股市普跌,A股创指率先翻红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3日电 受隔夜美股大跌影响,亚太股市今日(13日)普遍大幅低开,其中,中国上证综指开盘跌1.14%,深证成指开盘跌1.27%,创业板指开盘跌0.89%。

  A股开盘后,行业板块近乎下跌,电子元器件领跌各大指数,扬杰科技、立讯精密、茂硕电源、森霸传感跌幅超3%。而传媒、农业板块相对跌幅较小,江泉实业、弘业股份、万方发展涨停。截至发稿时,创业板指率先翻红,突破60日均线,传媒板块逆市造好,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均涨逾4%。

Wind截图

  北京时间11月13日凌晨,美国股市收盘大幅下跌,道指重挫逾600点,科技股、金融股遭猛烈抛售。截至收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2.32%,报25387.18点。标普500指数跌2%,报2726.22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2.8%,报7200.87点。

  受隔夜美股大跌影响,亚太股市开盘后普遍回调,日本日经225指数低开1.7%至21885.24点。韩国综合指数低开1.6%报2047.62点。截至发稿时,日经225指数跌幅扩大至逾3%,现报21538.23点;韩国综合指数下跌2%左右,现报2037.94点。

Wind截图

  此外,Wind数据显示,MSCI亚太地区指数下跌幅度0.36%,印尼雅加达综指跌幅1.65%;泰国综指跌幅0.82%;富时吉隆坡综指跌近1%。

  欧洲股市也“难逃一劫”,德国DAX指数盘中跌近2%,截至发稿报11325.44点;英国富时100指数跌0.74%,截至发稿报7053.08点;法国CAC40指数跌近1%,截至发稿报5059.09点。

  据路透社12日报道称,美股周一的跌势使三大股指均抹去了11月6日美国国会选举后短暂上涨录得的涨幅。

  在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1个主要板块中,科技股和金融股受压最重。标普500科技股指数下跌3.5%,金融类股指数下跌2.0%。

  《华尔街日报》指出,周一美股的抛盘始于科技股,然后蔓延到整个大盘,从石油巨头、制造商到娱乐公司全部下跌。

  “这是股市最新一轮下跌,自标普500指数上个月创下七年多以来最大单月跌幅后,股市一直难以突破颓势。”报道称。

  路透社称,苹果股价急挫5%,跌至逾三个月以来最低位,因三家供应商发布业绩预警,表明iPhone销售情况不佳。此前包括为iPhone提供面部识别技术元件的鲁门特姆控股公司在内的数家供应商下调财测。受苹果股价走低拖累,纳斯达克指数急跌逾2%。

  另外,通用电气下跌6.9%,此前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普表示公司负债累累,将紧急出售资产以降低杠杆率。该公司股价自2009年3月以来首次跌破8美元。

  另据彭博新闻社12日报道,纳斯达克100指数周一下跌3%,在美国中期选举后终结涨势,连续三天跌幅超5%,并且这是该指数自10月初以来第三次跌至7200点的水平,因为投资者怀疑其估值过高,其上涨优势正在减弱。

  纳斯达克100指数是纳斯达克市场中剔除金融股后最重要的100只股票,主要以科技股为主,包括苹果、Facebook和Alphabet等科技公司。

  彭博新闻社援引麦肯锡首席经济学家兼策略师亚历克斯·贝勒弗勒(Alex Bellefleur)表示,“波动性上升,价格波动加剧反映了投资者对科技股的担忧情绪。”

  报道还指出,科技股一直是股市抛售的最大受害者,股价受利率上升、经济增长放缓和盈利不及预期的影响。在今年2月和3月,对科技收益的乐观情绪帮助纳斯达克100指数上涨。

  据彭博社数据显示,科技公司的收入今年仍有望增长31%,超过标准普尔24%的增长率,但差距将在2020年消失。纳斯达克100指数成交量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市盈率高出约20%。(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社北京11月11日电 (记者 陈溯)记者11日从中国应急管理部获悉,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泄流槽工程已完工,预计12日凌晨至上午堰塞湖将开始过流。

堰塞湖坝体上的抢险施工作业正在紧张进行。 钟欣 摄

  11日中午11时堰塞湖坝体上应急抢险人员开始撤离,已于16时前全部撤离。

  根据公告,12日0时起,四川甘孜州、西藏昌都市受堰塞湖过流泄洪影响区域将实行交通管制,要求区域内人员车辆全部自行撤离,未经批准不能进入,直至堰塞湖应急响应解除。

  应急管理部要求,上下游受威胁区域提前做好各项应急防范处置措施,确保不因泄洪造成民众生命财产损失。上下游有关地区民众要密切关注当地政府公告,提前撤离危险区域,要密切关注当地交通提示和灾害预警信息,避开沿江、滑坡地带,确保人身安全。受堰塞湖泄洪影响的金沙江沿线企业要严格按照应急预案做好防范措施,科学应对泄流洪峰。

  目前,受堰塞湖影响的金沙江流域水文监测系统已经建成,将用于实时监测水位变化、洪峰位置和流量,及时通报有关地方和部门,更科学有效防范洪水风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