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子商务 > 正文

村上春树回应因揭露南京大屠杀遭日本右翼攻击:历史不容忘记或涂改(3)

2018-02-06 09:09来源:网络整理

资料图:日本作家村上春树(むらかみ はるき(Murakami Haruki)。

■早期也曾揭批暴行

事实上,村上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对侵略战争和日本应该道歉的看法。在2015年安倍晋三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之前,村上曾接受《东京新闻》采访。他表示,“我认为历史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认真道歉非常重要。日本可能只能一直道歉,直到对方说‘虽然不能完全释怀,但已经这样道歉了可以了’的程度。道歉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

2012年,村上也曾就日本国内舆论因领土问题而急速右倾化以及东亚地区的文化交流受到影响向《朝日新闻》投稿,呼吁民众“不要被廉价的劣酒灌醉”,“对于煽动骚动的政治家和论客,我们必须引起深深的注意”,“不能堵塞了心灵交流的通道”。

《杀死骑士团长》也不是村上第一次在作品中揭露侵华日军的暴行。在他的早期作品,初版于1994年的《奇鸟行状录》中,他也曾借书中人物之口,描述日军在侵华战争中的暴行。以下这段文字摘录自《奇鸟行状录》第一部第十二章:

“我们现在进行的战争,怎么看都不是一场正常的战争。不是那种有战线,从正面向敌人发起决战的战争。敌人几乎都是不战而逃,败走的中国士兵脱下军装混入百姓中。这样就分不清谁是敌人。所以,我们打着围剿匪贼、围剿残兵的名义,杀害了很多无辜的百姓,掠夺了粮食。战线不断向前推进,但补给跟不上,我们只好四处抢夺。我们没有地方收容战俘,也没有食物,所以只好杀死他们。这是不对的。在南京,我们干了相当过分的事情。我所在的队伍也干了。把数十名中国人推下水井,然后从上面丢入好几枚手榴弹。还有一些行为甚至难以启齿。”

曾在早稻田大学研究日本文学的武汉大学副教授李圣杰指出,村上作品中对社会和历史问题的关注是一个发展和延续的过程,比如在初期的《且听风吟》等作品中,他完全沉浸在个人世界之中。当时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曾就村上对于社会漠不关心提出过批评和质疑,但地铁沙林事件令村上产生很大震动,之后他开始注重社会性,这在他近年的作品《1Q84》《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巡礼之年》中都有体现,也触碰到日本社会的禁区。而这次他提到了历史问题,可以说这种关注和思考是有延续性的,绝不像日本右翼所说的那样,是突然转型或是为了得诺贝尔文学奖。

■日媒称“非常有勇气”

在右翼和极端网民对村上发起“抵制”和攻击的同时,日本文艺评论界和主流媒体就新书对于历史问题的提及作出正面评价。《读卖新闻(Yomiuri Shinbun)》用半个版刊登学者、作家和媒体人对村上新作的评论,除了整体评价该书是“没有辜负预期的佳作”,“可能成为村上的代表作之一”,该报编辑委员尾崎真理子还以《时间的射程向未来延伸》为题撰文指出,村上在书中“提到了日本发起的战争和德国的事……触及一直以来的争议问题,非常有勇气”。

也有不少网民发出理性声音。有人说,“我正在读村上春树的新作,个人非常喜欢,但好像因为书中描写了南京大屠杀,推特上有人攻击他是卖国贼,向中国献媚,这些言论让人吃惊。村上说,他永远站在鸡蛋一侧(村上曾发表演讲称,若要在坚硬的高墙与击石的鸡蛋之间选择,他会永远选择站在鸡蛋那一边)。他是不可能向谁献媚的。当然,日本盲目的爱国主义者是不会懂的”。

共同社客座论说委员冈田充表示:“村上的作品在世界上得到广泛的阅读和喜爱是因为他擅长跨越国界、民族和阶层,描写大都会人心中的孤独等共同感情。村上之所以在作品中几次提到纳粹,提到日本的侵略战争,并直接呼吁道歉,大概也是因为他感到不同国家和认知的人们要真正进行心灵交流和沟通,需要先承认共同经历的历史事实。”


    上一篇:村上春树新书一出,日本右翼都气疯了
    下一篇:新书内容涉南京大屠杀 村上春树遭日右翼攻击